(变钛出没警告⚠️ʕ •ᴥ•ʔ)

文笔拙劣,写东西仅是为了讲故事,心怀对写作的热情敬意,这里是一个专门用于放文章和闲聊的地方

虚拟画绑-熊jio🐻@否极泰迪

本质是一头木讷笨拙的熊,呆板的语言十分无趣,但是梦想有一天也能够用毛茸茸的怀抱暖到他人。

© 绝处逢真
Powered by LOFTER

⁄(⁄ ⁄ ⁄ω⁄ ⁄ ⁄)⁄我喜欢正在奔跑的人🏃‍♀️

硅基生命体,ta们能和氧气发生反应,排泄物是二氧化硅,生存环境温度极高,行为迟缓,最典型的硅基生命体为拟态星球。

▽雷狮和安迷修一起通宵玩游戏

雷狮玩安迷修的游戏摇杆 

然后用摇杆↑↓↑↓←→←→ABAB

搓了个大招,感觉非常舒坦

然后雷狮也要安迷修玩他的游戏摇杆

安迷修嫌弃雷狮耍赖,拒绝了他

于是雷狮要请安迷修吃棒棒糖,表示赔罪

关于同人创作的吐槽

非常实用的一个科普,因为发现可以转载所以想转给更多的人了解一下,真的同人创作很容易搞混的概念

土拨鼠与挖掘机:

咦我居然打了这么严肃的标题【并没有

其实是看别处有提到同人创作的态度所以想到了一些基本概念的问题……唉其实每次看到有人搞混我也是挺捉急的,不过还是关起门自己吐吐槽算惹_(:з」∠)_

1、AU,架空和PARO

AU和架空!不一样!

AU和PARO!也不一样!

架空和PARO!也!不一样!

AU,全名Alternative Universe,顾名思义就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意思就是,只要是和原作的设定不一样的创作,就是AU。

换句话说,不管是...

▽关于cp,我就是喜欢那种【玫瑰夫夫】【金婚】【早已脱离七年之痒步入白头偕老阶段】这种调调的。


可能不是很刺激,但是一想到虽然生活没有过多激情。实际上,已经共同度过各种大风大雨数十年,就让人心里熨帖,很安稳也很温馨。


幼驯染就是容易给人这种感觉(除了某对特殊的幼驯染)


比较喜欢脑补的情节就是——


窝在一起困扰地清点家计,讨论最近为什么物业费激增,发现计费有问题两人一起撸袖子出门找物业理论


比如格瑞还在洗澡的时候,金直接开门就进去了这样的场面


去上班时候随便拿起衣服就穿,结果出门后才察觉尺码不太对


结婚纪念日就是出去吃顿饭很敷衍的过一下,但是儿童节会...

▽想要写个温馨的西幻种田文,可是脑补出来的却是——

里世界恐怖人皮偶攻x恋爱少女心盲眼音乐家受,盲眼受掉进了异世界,还掉进了经典恐怖游戏风格的恐怖谷内。

由于看不见东西,把犹如怪物般畸形的人皮偶攻当成了善良的哑巴村民,并且和谷内的断头断脚的住民们成为了好伙伴好邻居,时常用攻给他捡来的乐器为大家演奏和歌唱,意外成为了团宠,抚平了怪物们寂寞又躁动的心灵,受大力推动基层群众自治居委会的发展,改善当地卫生习惯和饮食起居。

攻是看上去基本像人类,皮蛮帅气,但是仔细看就会觉得很僵硬很不自然,还有让人战栗的诡异感,而且在发动攻击(进食)的时候,外壳会裂开,变成异形触手怪那种。

受是天生的盲人,对于美...

▽我喜欢那种攻失去理智突然fa情,而受一边忍耐啪啪的痛苦缓解攻的欲望,一边还在尝试温柔安抚失去理智的攻。


清醒过来的攻看见受被弄得浑身是伤,使用过度,却还在温柔安慰他,心中后悔不已,恨不得揍杀掉自己一顿的狗血戏码啊——!!


可恶,这是什么变钛啊(暴露癖好

【瑞金】速度是矢量,有大小和方向(二)

链接:第一章


【Chapter  II】

慎入:内容部分描写容易引起不适,请不要谨慎阅读。

注:圌字为和谐用符号。


格瑞甩了甩手上的烈斩,这是他元力武器的名字,刀身虽然完整,但密布着细小的裂痕。


脚下、身后堆积着虫尸血海,昭示着他瞬间斩杀之下可怕的力道,也展示着数年来的苦难与折磨。

他走出刚刚的房间,假如那原本有门的地方——能够勉强算个房间的话。那原来是他童年最爱待的地方,但现在一切已经面目全非,一踏入走廊,密密麻麻的虫就涌了过来。


这场面正常人看了绝对恐惧脚软,而格瑞只是挥舞他的武器,面无表情的一路斩杀而过,直到他抵达地底深处一个紧闭的房门,那个房间门...

【瑞金】复变

抱紧啾啾——妈耶超复杂的一篇文,充满一种赛博朋克的感觉我真的超喜欢的(;´༎ຶД༎ຶ`)最后人工智能和金的大脑合二为一,这是he吧!可是我还是默默觉得吼虐,但是还是不妨碍我把它当成真正的糖吃!超酷的文了

磐鸢啾啾啾:

是 @否极泰迪 的点文!


科学家瑞x人工智能金


近未来,丧尸背景。


6000字左右一发完结。


相信我,真的是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他们那么好我怎么可能学老虚写团灭啊!



  “关于这个机翼结构,航空力学部分要活用复变函数,我跟你讲过很多次的吧,金?”...

【瑞金】速度是矢量,有大小和方向(一)

链接:序章


Chapter I

——这里是从属于星际联邦的『联邦机甲军械士官学校』C4区训练实验场,当然,曾经是训练场。


如今的它四处都是电磁脉冲炸弹轮番轰炸过的痕迹,已然成为一片金属的废墟,生活气息早就彻底失去了踪迹,遗留下来的只有这片焦土和碎片,它从人类据点成为了可怖凄凉的昆虫巢穴,竟只用了不到短短半年时间。


墙壁传来活物爬动悉悉索索,令人毛骨悚然的回响。


四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只有中间有一道不合时宜的人造光源闪烁着微暗的光,他孤独坐在一个被氧化得摇摇欲坠的金属箱子上,每动一下就会发出牙酸嘎吱声,就这样又听了半个小时后,屏幕发出了电量告捷的提示,于是他就...

1/6